成都私人影吧

成都私人影吧

久章草在线影院免费视频_久章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久章草在线视频播放国产

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> 礦區藝苑礦區藝苑

父親的淚

發布時間:2020-04-02 10:28:47 作者:黃紅雨 來源:綠水洞煤礦 點擊:

    “嘭”......“快打120,快叫救護車......”頓時,耳邊響起喧鬧聲,不知過了多久,隱隱約約感覺身子被人抬了起來,隨著斷斷續續的救護車聲音在我耳邊消逝......

    “家屬在哪?家屬在哪?”醫生的聲音愈來愈大,我迷迷糊糊聽到一個急切而又沙啞的聲音回答道:“在這兒。”我沒有知覺,只是感到肚子很脹。“家屬趕緊去交錢,準備手術了。”“好的醫生,我現在就去,您一定要治好她呀!”我想睜開眼看看是誰,那聲音有些熟悉,又有些陌生......

    我感覺身下的物體在緩緩移動,終于在一個地方停了下來,然后一道強光射向我,雖然沒睜開眼,但我有清楚的意識,想動卻動不了,耳邊時不時響起醫生細微的討論聲和金屬相互碰撞的聲音......

    再一次有意識是第二天上午,我慢慢有了知覺,慢慢地睜開眼,看了看周圍的環境,眼神突然留在一個樸素的女子身上,“娥姐。”我輕輕地叫了一聲,娥姐的眼淚落在了我插著針管的那只手上,“表妹,你終于醒了,你知道你讓姨父多擔心嗎?”表姐強顏歡笑著,“我這不醒了嗎?”我也打趣說道,但眼淚還是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。

    我和表姐正說著話,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,那身影曾幾何時在我心中顯得多么高大,我緊緊地盯著,眼淚不斷地留下,那身影走過來,握著我的手,含著淚說:“沒事吧孩子,讓你受苦了。”我破涕而笑,對他說:“沒事兒,爸。你看我這不醒了嗎?”父親緊緊地攥著我的手,仿佛下一刻要失去我似的。我問父親:“你給母親說了我被車撞了嗎?”父親搖了搖頭,“只是對你媽媽說你手被燙傷了,來看看你。”我點了點頭。

    這時,醫生走了進來,對著父親說道:“家屬出來一下。”父親應聲而去。我看著父親的背影,是那么的蒼老,那么的弱小......等到父親再次回到病房時,由于麻藥的藥效已過,我感覺整個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,我哭著喊著:太痛了,不想活了。父親輕輕摸著我的額頭,勸慰我:“孩子,別怕,會過去的,會好的。”看著我痛苦的表情,父親忍不住流下了眼淚。在我的印象里,這是父親當著我的面第一次流淚,醫生這時也過來,又給我打了一針麻藥,父親則背對著我悄悄流淚。一次次疼痛纏繞著我,更纏繞著父親的心。

    在父親的精心呵護下,我又重新學會了走路,父親一直攙扶著我,像小時候教我走路一樣,那么有耐心,那么慈祥,當新一天來臨時,我站在窗邊,看著朝夕的余暉,父親依舊像往常那樣會攙扶著我,一步,一步,向前走......(責任編輯:杜娟)

久章草在线影院免费视频_久章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久章草在线视频播放国产